[好雷] 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

十年前第一次看這部電影,沒什麼深刻的印象。 大學生總是有很多可以失去,有很多力量可以重新站起來。 或許要等到一個人被命運玩弄得幾乎一蹶不振的時候,才會看懂松子為什麼悲哀。 ~~~~~~~~~~~~~~~~~~~ 雷文 主文分隔線 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 要摧毀一個人信念最好的方式,不是用力往他臉上灌一拳,你只要隨意把他絆倒在地上, 然後趁他每次想站起來的時候,不斷地絆倒他,直到對方再也不想站起來為止。松子在人 生最美好的黃金歲月,同時失去了工作、愛情、家人,突然變成一無所有的她,竟然還是 像個不服輸地拳擊手一樣搖搖晃晃站起來了。她用自己的力量苟延殘喘著,依賴在廢物作 家的身邊,無恥地向斷絕往來的弟弟要錢。廢物作家當著她的面前自殺、與人夫偷情卻被 潑冷水,甚至自己身為泡泡浴女王時代的終結,都不能停止松子掙扎的企圖心。 松子的第一次反擊,也是唯一一次反擊,是將那個曾經愛過、連一生積蓄都交給他、卻被 無情背叛的男人,亂刀捅死。 如果有人不能理解為什麼松子總是離不開渣男,導致自己成為最後被拋棄的一方、而不是 早早看破選擇離開,那他應該是活得很幸福的人。只有幸福的人才有勇氣等待、選擇。松 子一開始就是沉溺於悲劇漩渦中無法上岸的受難者,所有她身邊可以抓住的東西,還沒時 間仔細看清楚是水草還是救生圈,她就已經緊緊抓住了。真正溺水的人,總是會期待自己 抓住的東西可以帶她離開水面;但是從來只在岸上的人,總是大喊著:「不要抓水草啊, 怎麼不游過去抓救生圈呢?」 松子唯一的幸運,是她和理髮店小哥在一起的時候。理髮店小哥的純真善良,就是一個實 實在在的救生圈,一路帶著松子往岸邊漂流。理髮店小哥是松子人生中唯一一個對她說要 共度一生的人,當松子活在最幸福的粉紅泡泡裡面時,過去犯的錯卻又狠狠將松子拉回悲 劇漩渦裡。八年的監獄服刑,並沒有磨滅松子對幸福人生的期待,就算理髮店小哥從未到 監獄探望過她,她還是自顧自的做一個美髮師的夢,夢想出獄之後還能再回到理髮店小哥 的身邊,兩個人一起過那還未走完的人生。
直到松子在理髮店門口,看到她夢想的未來,已經被另一個女人捷足先登,松子竟然只是 含著眼淚,小聲地說了一句、她在監獄裡八年來不斷反覆練習、幻想著的那句:「我回來 了。」 松子一直不停地在悲劇裡尋求妥協,到最後甚至連導致她人生一蹋糊塗的始作俑者出現在 她面前,她都只剩下苦笑而已。如果人生不能離開不幸的命運,那至少可以終結孤單吧? 所以松子只有一個願望,她不斷要求洋一承諾:「永遠不分開。」被問到厭煩的洋一將松 子痛揍一頓,但只要還能在一起,就不是悲劇了。松子的願望妥協得如此渺小可悲,連她 唯一的好友惠都看不下去,「明明是值得幸福的人,為什麼還要跟這種爛人在一起?」 因為惠沒有辦法理解,惠的幸福正是將松子再度推入悲劇的原因。惠是唯一沒有背叛過松 子的人,甚至到了松子人生的最後,都願意無條件伸出手想拉她一把。但是惠的感情早已 不是松子一個人獨占的了,惠的大樓對講機傳出的男人聲音:「你回來了。」是無情嘲諷 松子的一面鏡子,告訴她:「妳回家後,依然是孤獨的。」沒錯,朋友永遠是感情最有力 的支撐,但就因為是朋友,反而不想讓自己的任性,造成對方的不幸,「你的幸福總是比 我重要。」現實不就是這樣嗎?以前失戀時總是可以拎著一袋啤酒,突然殺到朋友家裡從 半夜哭到天亮,卻在對方結婚生子後,雖然還是一樣笑著歡迎你來,但他會在晚上十點過 後帶著一臉愧疚告訴你:「小孩要睡了,我們改天再聊,好嗎?」 松子一開始也不是那種什麼「為了愛情不顧一切」的人,她是在人生最後一個男人將她打 得鼻青臉腫之後,才大澈大悟地說:「只要能跟你在一起,我怎樣都可以。」所以松子寧 願跟著洋一,從悲劇的漩渦爬到命懸一線的火山口,難道不是種解脫嗎?諷刺的是,洋一 看著松子,就像松子看著久美一樣,明明自己是毀掉對方人生的罪人,卻不明白為什麼對 方還是願意用盡全力深愛著自己。內疚的人總會選擇放逐自己,以為是種贖罪,就像那句 經典的分手理由:「你人真的很好,是我配不上你。我沒資格擁有你的愛。」 如果期待的結果,總是讓自己傷得更重,那就接受自己的悲劇命運吧,這世界上不會有比 孤獨更悲慘的事了。可憐之人必有其可恨之處,是嗎?但是真正讓松子變得令人憎惡的, 是在她經過數十年的信任與失望、終於下定決心不再相信任何感情的時候;當她學著像個 正常人一樣武裝自己、不再盲目地尋求情感慰藉,只能刻意忍受孤獨寂寞的時候。 有人問說:「為什麼松子不回家?她還有一個到死都深愛著她的妹妹啊。」松子第一次偷 溜回家,被妹妹久美發現。久美發瘋似地撲上去緊抱著松子的時候,松子竟然嚇得驚惶失 措,好像想要甩開身上的蟑螂一樣將久美甩到地上。松子或許也發現了,久美對松子的愛 ,跟松子對男人的愛,都是一樣純粹無瑕,「妳不是應該要恨我一輩子嗎?」在久美身上 看到自己瘋狂的樣子,成為松子不敢面對久美的最大恐懼。 但是在影片尾聲,唯一將松子從黑暗泥淖中拯救出來的,終究還是跟自己最像的久美。松 子躺在自己臭氣沖天的房間裡,幻想在幫死去的妹妹剪頭髮,最後她看著久美煥然一新的 髮型,決定願意再一次相信人生,就跟久美永遠相信自己一樣。 如果上帝是仁慈的,就會讓松子在遭遇下一次背叛之前,從後腦杓一棒將她敲死。 這是一個沒有任何人犯錯,也沒有誰對不起誰的世界,每個人都自私地用一種能讓自己過 得更好的方式生活著。但只有松子將所有悲劇扛在自己身上,用顫抖的手不斷寫著:「生 而為人,我很抱歉。」人生五十年,終究還是太長了點。 -- ※ 發信站: 批踢踢實業坊(ptt.cc), 來自: 14.0.173.229 ※ 文章網址: https://www.ptt.cc/bbs/movie/M.1542030255.A.378.html
nokid : 這部太慘 完全不敢看第二次... 11/12 22:07
Danielpuu : 從國中第一次看爆哭,後來每次看都是隔天眼腫去上班 11/12 22:13
bellid : 我也是爆哭耶QQ 11/12 22:16
rubeinlove : 史上最痛的電影之一 11/12 22:18
ismydear : 我看到睡著 覺得這部好囉嗦 11/12 22:20
Mimiqui : 看到大哭的一部 11/12 22:23
hfs : 推! 11/12 22:25
stevexbucky : 這部太好哭 11/12 22:30
0.009541988372802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