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FB] 溫朗東:不要跟我說柯文哲的態度是好的

FB卦點說明:(繁體中文 20 個字) 溫朗東認為不應該在缺乏證據下抹黑柯文哲 但也不認為柯文哲表出來的態度是好的 畢竟他不是愛因斯坦也不是諾貝爾
FB連結:https://goo.gl/sB5X8m FB內容: 比對完葛特曼跟柯文哲的說法後,兩者說法並沒有明顯的衝突。用較高的道德標準來看, 柯文哲有問題;用較低的道德標準來看,柯文哲稱不上惡。   葛特曼說柯文哲對「葉克膜的技術,被用到活摘中國異議人士器官,助長中國政府惡行」 的這件事情,要負上一些道德責任。這跟柯文哲早上受訪所說的:「我,柯文哲,從來沒 有帶病人到大陸去仲介器官,這沒有做過。」邏輯上並沒有矛盾。   葛特曼說(引用粉專「Translation Matters 譯」):「柯醫師教授葉克膜的技術。這個 情況最糟糕,因為不管是有意或無心,這造成了一種不正當的鼓勵。也就是葉克膜技術被 利用來殺害法輪功、異議人士、藏人、被關的天主教信徒。」   葛特曼並不是說柯文哲仲介活摘器官買賣,而是說柯文哲「客觀層面」助長了中國活摘器 官,至於柯文哲當時主觀上知不知情,還沒有定論。   這裡核心的問題是:如果柯文哲現在得知葉克膜技術會助長中國政府活摘器官販售,柯文 哲有沒有要譴責中國政府濫用醫學技術?   柯文哲在今天早上受訪的時候,回應得很有技巧,並沒有回答這個問題。   柯文哲要告葛特曼的原因是,葛特曼說柯文哲是liar。   先釐清一個邏輯問題:柯文哲不是騙徒,不代表葛特曼就是騙徒。兩人講的話可能根本沒 衝突。   柯文哲並不是說葛特曼的發言是錯的,也沒有要對葛特曼其他發言提告。柯文哲只是澄清 自己沒說謊。   柯文哲有說謊嗎?如果說謊的定義是做不實陳述,柯文哲未必有說謊;但如果說謊的定義 是避重就輕,柯文哲就有問題了。   柯文哲避重就輕在哪裡?   一、柯文哲說:「葉克膜主要用途,不是用在器官移植。」這跟葛特曼的說法完全沒衝突 。   葛特曼也沒說葉克膜的「主要用途」是器官移植,他只是說:「葉克膜對器官移植很重要 ,因為可讓肺臟和心臟延長功能八小時,(他秀出自己和一群維吾爾族女性的合照),指 其中一名維吾爾族女性若沒葉克膜,她的全身器官約只價值廿五萬美元,但若有葉克膜可 到卅五萬美元。」   葉克膜設計的初衷不是器官移植,使用在器官移植的比例上也不高,但這跟葉克膜「有利 於增加器官移植的金錢價值」並不衝突。   柯文哲並沒有直接回答問題。   二、柯文哲說:「不管是移植、葉克膜使用,它相當複雜 ,它不是一個醫生可以獨立完 成的,所以吼,所以我就說你們到底在打柯文哲,還是在打臺大醫院。」   這跟葛特曼所說的完全沒關聯。葛特曼並沒有說柯文哲親自參與中國活摘器官。既然沒有 指控柯文哲有下去動活摘器官的手術,這個手術是一個人做還是一個團隊去做,根本就不 是重點。   兩人講的還是不衝突。   三、柯文哲說:「葉克膜是很貴的東西,要活摘器官不需要用葉克膜。」   這跟葛特曼所說的也沒有矛盾。活摘器官不需要用葉克膜,這是事實,但葛特曼說的,是 葉克膜技術可以增加活摘器官的商業價值。只要「提昇的器官價值」大於「葉克膜的價錢 」,葉克膜就可能被用到活摘器官上。   這就像說「iMac pro是很貴的東西,要做影片剪輯,不需要買一台iMac pro。」這沒說錯 ,但對方的意思是「有iMac pro可以提高影片剪輯的工作效率,更快速的做抹黑造假影片 賺錢。」兩者並沒有矛盾。   四、柯文哲說:「其實器官移植從術前的診斷,到這個手術,到手術後照顧,到門診長期 追蹤,其實我負責的是加護病房那一段。所以通常我的病人都是在加護病房。既然我的病 人都在加護病房,通常都是人家移植以後,有出現併發症,或是移植前狀況很糟,會暫時 住在加護病房裡面。所以,我的病人根本很難離開臺大醫院,很難離開加護病房。所以, 我怎麼有機會帶病人到大陸去接受器官移植?」   柯文哲在說的,是他沒有帶「他的病人」去中國接受器官移植。從嚴格的字義上來看,並 不是「生病的人就是柯文哲的病人」。如果一個人生病,透過朋友找到柯文哲,卻沒有要 找柯文哲醫病,這個病人並不是「柯文哲的病人」。   就像我現在感冒,我問醫生朋友A有沒有推薦的診所,A跟我說可以去找B密醫。在這個例 子中,我並不是A的病人。   柯文哲如果有(目前沒有明確證據證實)介紹台灣病人去中國接受器官移植,這個病人在 定義上,未必是「柯文哲的病人」,說起來更像柯文哲的朋友(或朋友的朋友)。   柯文哲說「不會帶他的病人去中國」,跟葛特曼的指控也不衝突。   五、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,記者要柯文哲「明確表態你真的不支持葉克膜有可能被濫用 」,柯文哲的回應是什麼呢?   柯說:「葉克膜這種東西要怎麼用,不是我,就好像核子能、原子彈,難道你要怪愛因斯 坦,發明這個 E = mc^2...?這是這樣,葉克膜這種技術的發展,當然我們是主要在亞洲 地區,主要的發展的人,但是要用在哪裡,這不是我們可以決定的。所以說我去中國大陸 上課,底下四五百個。裡面有什麼樣的人我怎麼知道。」   這跟葛特曼的批評,客觀上沒有衝突,主觀價值判斷不同而已。   葛特曼認為,只要你知道你的技術,被用在不好的地方,即使你當初不知道,你現在知道 了,你就應該對抗這件惡行。   柯文哲認為,他就像愛因斯坦,不必為相對論造成核子彈負責。   可是,柯文哲並沒有做到愛因斯坦做到的事情。   愛因斯坦在1955年簽署《羅素—愛因斯坦宣言》,說:「鑑於未來任何世界大戰必將使用 核武器,而這種武器威脅著人類的繼續生存,我們敦促世界各國政府認識到並且公開承認 ,它們的目的絕不能通過世界大戰來達到,因此,我們也敦促它們尋求和平的辦法來解決 它們之間的一切爭端。」   過世前一年,愛因斯坦說:「我一生之中犯了一個巨大的錯誤:我簽署了那封要求羅斯福 總統製造核武器的信。但是犯這錯誤是有原因的:德國人製造核武器的危險是存在的。」   瑞典化學家諾貝爾,有鑑於當時的炸藥很不穩定(他的弟弟死在工廠炸藥爆炸。)發明出 了穩定的矽藻土炸藥。   諾貝爾的發明被用在軍事用途上,於是,諾貝爾死後將遺產拿去成立諾貝爾獎,包括了和 平獎:「為促進民族國家團結友好、取消或裁減軍備以及為和平會議的組織和宣傳盡到最 大努力或作出最大貢獻的人。」   柯文哲的《羅素—愛因斯坦宣言》、《諾貝爾和平獎》還沒有出現。   這並不是說,柯文哲在活摘器官這個事情上,要負大部分的責任、是個很糟糕的人。只能 說,柯文哲沒有愛因斯坦或是諾貝爾的道德高度。   你可以說:「因為種種原因,我覺得柯文哲適合連任台北市長。」我並沒有要在這裡反駁 這項說法。我最近也不太關心台北市長的選情。   我只是要說,面對自己的技術被拿去助長惡行的時候,柯文哲沒有做到一個偉大科學家應 該做到的事:譴責施行惡行的國家強權、做出反省與試圖彌補傷害。   柯文哲不是一個偉大的科學家,不代表他就是個惡人。我不支持對柯文哲缺乏證據的造謠 抹黑、誇大其詞;但我也不支持,為了支持喜歡的政治人物,把道德標準無限下降。   你可以支持柯文哲,但不要跟我說在中國活摘器官的事情上,他如今表現出來的態度是好 的。他不是愛因斯坦,也不是諾貝爾。 -- ※ 發信站: 批踢踢實業坊(ptt.cc), 來自: 1.171.91.234 ※ 文章網址: https://www.ptt.cc/bbs/Gossiping/M.1538566951.A.C3B.html
snsdakb48: 你又是誰? 1.161.145.92 10/03 19:43
sdfg014025xx: 拿不出證據戰態度囉 123.51.170.192 10/03 19:43
joepiga: 哪位… 36.225.104.98 10/03 19:43
howardab: 這咖誰啊? 聽都沒聽過 114.136.36.122 10/03 19:43
ImBBCALL: 喔 所以咧 223.137.38.233 10/03 19:43
kinki999: 抓起來,要摘隨時都可以,還用葉克膜…220.134.101.115 10/03 19:43
Greedguilty: 拔草測風向 117.19.85.150 10/03 19:43
MoWilliams: 所以到底要戰啥 戰態度嗎? 59.127.61.40 10/03 19:43
0.020572900772095